待产妇跳楼:每个顺产妈妈,都有过跳楼的冲动

这几天,陕西榆林待产孕妇从医院楼上坠下身亡的新闻,引起人们的持续关注。

据院方,因胎儿头部偏大,医护人员建议剖宫产,然而家属坚持顺产,医生称“产妇由于疼痛两次走出分娩中心和家里说疼得不行,想剖腹产,但家属一直不愿意,坚持顺产。”

待产妇从5楼分娩中心坠下,抢救无效身亡。

绥德县公安局政工科获悉,经过现场勘察,经公安机关鉴定,初步排除他杀,属自己跳楼身亡事件。

昨天看到这个新闻的时候,感觉十分难过。今天刷微博,发现医院凌晨公布监控截图,解释5个争议点。

归结为一点:医院意外死了人,要想办法尽可能地减小赔偿,减轻舆论指责。

目前的舆论导向,也乎一边倒地指责丈夫和婆婆。

我不知道真实原委,也不想凭借媒体给的“证据”来做二次炒作,我只想说:生娃有风险,怀孕需谨慎。

生小五月之前,我做了很多功课和练习。

每天早晚散步三个小时,外加孕妇瑜伽。

宝宝胎位很正,体重约莫六斤,医生说各方面指标都非常好,可以顺产,于是我回老家安心待产。

那天天未亮,我发现自己出血,知道宝宝要发动了。因为做过功课,所以并不惊慌,认认真真地洗头发洗澡,然后叫醒景先生:我可能要生了。

那时候大约每十分钟痛一次,而且不是特别规律,算假性宫缩,因此也没有特别着急。先给前期联系好的护士长打了电话,约了入院时间,待到下午四五点,才办了住院手续。

原期盼着宝宝可以在当天晚上发作,但是,她没有。疼痛却从未完全停止,真正的宫缩也开始了。

入院的时候,医院检查宫口开到两指,痛了一晚上,宫口依然是两指。

母亲煮了很多东西,但是我什么都吃不下。一夜无眠,再加上五分钟一次的宫缩,疼痛似乎没有尽头。

正常宫口一开,初产妇顶多十几个小时就可以全开,进产房生孩子了。可是,我痛了24个小时,宫口一点都没动。

这期间,除了护士过来量体温,并没有人来特意问过什么。而且,我们当时住的还是VIP病房,要的特级护理。

我几乎已经无法在楼道里很顺畅地散步了,每过五分钟,我都痛得弯下腰,扶着墙,等到阵痛过去,才勉强再往前走两三步。然后再扶着墙,等待新一波的疼痛过去。

终于碰到医生下班前巡查,看我痛成那样,让护士带我去检查,宫口依然还是开两指。

三十个小时过去了,我真的疼得不行了,第一次产生了剖腹产的念头。

护士说,宫口依然是两指,要不先进待产室吧。

景先生在旁边看着,有时候很着急,有时候玩手机,但是,爱莫能助。

表哥打电话问我生了没,我说没有。

他说,这么久还没生?

后来,他帮我找了熟人,让关照我,可是没有用,因为这是生孩子,除了你自己,没人能帮你。

我当时想,我肯定会疼死过去的。

母亲过来送晚饭,我拽着她的手,说:我不要生了。不要生了。让我剖吧!你帮我去求求医生。

母亲坐在床边,我拽着她的手,跪在地上使劲地求她。母亲一边抹眼泪,一边说:我们总是要想办法让她出来呀!

这句话,让我坚强了很多。

是啊,无论如何,宝宝总是要出来的。

正常情况下,出血不能超过48小时,而我,已经痛了快36个小时了。

医院征求家属意见,是否要人工破羊水。人工破水很危险,因为羊水一旦浑浊,小孩就必须在规定的时间内出来。

别人在十几个小时内慢慢开的宫口,我必须在两个小时内激烈地完成。而且,如果宫口开得不顺利,我就要紧急进行剖腹产。

护士把景先生叫了过去,签了很多文件。景先生后来告诉我,当时他被吓坏了。

在人工破水之前,护士给我打了安定,因为我太虚弱了,需要睡一会,不然,就算宫口开成功了,也没力气生。

我迷迷糊糊睡了大概两个小时后,进行人工破水。三指到十指之间,宫口猛烈地拉扯,盆骨也在不断膨胀,那种疼痛,仿佛有人在一点点将你掰开。

(在很多城市,三指到十指之间,是可以打无痛的。但我们市医院没有,我当时为了离亲人近,非要跑回老家生,生的时候才有些后悔。有条件,坚决建议打无痛分娩。)

后来我已经没有感觉了,汗水湿透了身体,人变得昏迷不醒。也不知道过了过久,护士过来说:还不错,不用剖了,可以顺。

夜里十二点整,我被转移到产房,宫口全开,我必须在两个小时内把孩子顺出来。

产房里面静悄悄的,除了两张床和医疗器械,只有我和助产士,穿着手术衣服,各自忙碌着。

助产士说:我们领导打过电话了,我们会尽量帮你,但是,主要还是靠你自己。

然后,她就在旁边桌子边坐下,写着什么,再也没有理过我。无论我痛成什么样,她都坐着说,还差很多,你要努力!

我一个人躺在那里,靠着前期做的功课,回忆生产前自己学的呼吸方法,调整呼吸,和疼痛同步,可是,真的太痛了。

一波一波的疼痛猛烈袭来,我感觉到从未有过的无助。

生产并不顺利,孩子虽然很小,但是我一点力气都没有。因为之前跟助产士约定,不到万不得已,不接受侧切,因此,只能一个人在产室苦苦挣扎。

后来,我似乎昏死过去了。

真的,太累了!

我放弃了!

就那样吧,真的没力气了!

反正已经疼到麻木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来了一个主任医师,问:还没有生吗?

助产士说还没有。

主任说:赶快催产。

这时,产房才开始忙碌起来,开始给我挂氧气,打催产针,用心电图监测小孩心跳。

主任说:姑娘,你不能睡!孩子已经在里面太久了,心跳已经不是很好了,你再睡下去,孩子要窒息了。

也许是因为补充了氧气和打了点滴,也许是因为主任说孩子快不行了,我开始慢慢振作起来,协助医生用力。

1点55分,还有5分钟就两个小时了,孩子的心跳在不停地下降。两个小时,是第二产程的极限。

在那个时候,侧切什么的,已经完全不是事了,哪怕肚子上来一刀,我也觉得是痛快的,只要孩子能出来,这一切能结束。

主任说:我们最后试一次,最后一次如果还不行,就侧切,然后把孩子拿出来。

最后一次,我仿佛用尽了毕生所有的力气,一边绝望一边祈祷上天。

小五月出生了。

没有哭声。

主任打了小孩的脚板,她哭得很微弱。

我想,一切结束了。

护士把她放在我枕头边,让我看,说实话,我没有任何感动。那一刻,我心里什么感觉都没有。就是觉得:自己尽力了。

医生把孩子送出产房,告诉景先生:孩子哭声微弱,观察一下,不行就送保温箱。

母亲把孩子抱回了病房,景先生一直在产房外等着。可是,过了很久,我依然没有出产房。

胎盘没有顺利产生,主任医师说,需要人工剥离胎盘。

又折腾了很久,胎盘才被零零碎碎地剥离。医生说:可能会有残留,以后再B超检查吧。

不知道什么原因,我的体温开始下降,医生给我压了三床棉被,我还一直打冷颤。又打了两个小时的点滴,补葡萄糖,吸氧,状况才慢慢好下来。

这期间,已经有另一位产妇进来了,半个小时,一个八斤多的大胖小子出来了。

本来我还挺羡慕的,但是,过了一会,就听见她痛得嗷嗷大叫。孩子太大了,尽管她被侧切,但还是有很严重的撕裂。

如今小五月已经两岁多,但是当时生产的画面,依然历历在目。

有人说,生孩子嘛,好了伤疤忘了疼,很快就会再想生第二胎的。而且,第二胎很快,不会那么疼。

但是,之于我,有这一次,就够了。

景先生后来说,他在产房外等待的时候,想了很多。如果真要他保大或保小,他一定会保大。这一点,让我一直很欣慰。

事实上,在孩子被抱回病房后的几个小时,他确实一直在产房外焦急地等我。

在生小五月的过程中,景先生,老爸,老妈,堂姐,堂嫂,舅舅,所有的亲人都在我的身边,我没有受到一丝冷落,我很幸福,可是,我依然会觉得疼得挺不下去。

何况,如果丈夫不体恤,婆家不心疼,亲妈不作为,那待产妇,该有多绝望?

所以,不要说女人生孩子没什么,不要说矫情,如果你也顺产过,如果你也没打无痛分娩,如果你也经过漫长的疼痛,你就会知道:会有千千万万次,冲动着想结束疼痛。

而跳楼,也就在一瞬间。

谨以此文,希望逝去的待产妇和未出生的孩子安息。也愿所有的待产妈妈,坚持到底。

因为,你若不坚强,真的没有人替你勇敢。

以上就是待产妇跳楼:每个顺产妈妈,都有过跳楼的冲动的全部内容,《待产妇跳楼:每个顺产妈妈,都有过跳楼的冲动》由孕味收集整理发布;关注孕味网,获取更多备孕、怀孕、育儿知识及孕味推荐的精彩图文。转载请注明出处和链接:孕味 http://www.yunwei.org

扫描下左二维码,将待产妇跳楼:每个顺产妈妈,都有过跳楼的冲动分享给您的朋友,扫描中间二维码关注孕味,右边加QQ群。
用微信扫描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