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妈自述4岁女儿被性侵后求救了1年,都被当耳旁风了

据红星新闻报道,1984年,美国南奥兰治县的秋天看起来似乎与往年一样平静。然而克罗利最先注意到了自己4岁的女儿汉娜正在发生的巨大变化——
从前无忧无虑、活泼好动的女儿忽然变得喜怒无常、性情阴郁,经常向其他小朋友尖叫、推搡,甚至因为争抢一个玩具狠狠把妹妹推倒在地。

而更加令人生疑的是,年仅4岁的女儿开始不断建议家人搬离他们当时居住的街区,并且不断问,什么时候可以不用再去她当时就读的Wee日托中心。
直到第二年的6月,克罗利才发现自己的女儿为什么会变成这样:过去的几个月以来,女儿所在日托中心22岁的女教师米歇尔(Margaret Kelly Michaels)持续性侵了她和她的20多名同学。
至此,一切才真相大白。
为了解开自己的心结,也为了让更多的孩子不再遭受侵害,这名身为记者的母亲选择将自己女儿,以及日托中心其他孩子的经历写成了一本书,并起名为《不是我的孩子》(Not My Child)。

据《纽约时报》报道,1988年,幼师米歇尔因猥亵20名儿童,被以115项罪名起诉,包括34项一级严重性侵罪。而实际上,原起诉中共有31名儿童,以及共计235项罪名,但最后因11名儿童的性侵事实没有足够证据,并未予以定罪。
这场审判持续了长达10个月,共计19名儿童(包括作者的女儿)出庭作证。最终,猥亵幼儿的“恶魔幼师”米歇尔被判处47年监禁,之后2002年时她要求保释但是未被获准。
22岁幼师化身魔鬼
教唆孩子玩性暗示游戏,还威胁不准说出去
而在这本书中,克罗利描写了一系列触目惊心的性侵细节。
她写到:日托中心的孩子们被老师用刀子和叉子等作为辅助工具性侵,被老师灌输如何进行性行为。而且,他们还被要求玩具有性暗示的游戏,其中一种被孩子们叫做“叠罗汉”的游戏,要求孩子们一丝不挂地一个人叠着一个人,躺在老师的身上。
令人痛心的是,性侵事件几个月后,很多孩子开始模仿性行为的举动。书中引述了一个五岁女孩的母亲当时看到这一幕时的想法:“我当时真的,真恨不得想把我孩子丢进冷水里让她冷静冷静。”
然而即便如此,在事情曝光前,没有一个孩子能够对父母讲出自己遭遇了什么,直到后来一个女孩才告诉母亲,米歇尔老师威胁她,如果敢把“游戏”说出去就把她变成妖怪;而另一个男孩说他很害怕老师,因为老师可能会“把他从楼梯上推下去”。
直到1985年4月,一个4岁男孩的母亲带自己孩子去进行皮疹检查。当一名护士给这个孩子插入直肠温度计时,这个男孩忽然说:“我的老师也每天对我这样做,她说要量我的体温。”妈妈当时就问他是哪一名老师,男孩回答说是米歇尔,才让真相逐渐浮出水面。

性侵发生之后,受害的不只是孩子,有家庭因此而破裂

对于孩子受到的性侵,受影响的不仅仅是孩子的身心,更有背后的整个家庭。在书中克罗利写到,受到性侵的孩子们的父母,一对最终宣告离婚,其他的父母也在之后的很长时间里关系紧张,包括克罗利自己和丈夫。
面对孩子的遭遇,克罗利打开心结的方式是一遍一遍和日托中心进行谈话,询问她和丈夫有哪里做错了,为什么没有保护好汉娜。
然而,丈夫的态度和克罗利截然相反。
“他(丈夫)的态度就是让这场风波顺其自然的平息,”克罗利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表示,“而这让我长时间反思,丈夫的内心想法是什么,他在这件事情中又究竟受到了多大伤害?”
“从一开始我们就争执不休,是否让孩子出庭作证、接受治疗,到是否要写书把这件事情昭告天下....。.”克罗利说。
事实上,写书本身也是克罗利试图修复两人之间当时已经濒临破裂的关系的一种努力,在性侵事件过去整整三年,整个家庭的氛围才开始慢慢趋向缓和。
“我的丈夫非常沮丧,他觉得我逞能,不应该大张旗鼓地做这件事情,”克罗利说,“并且我写作的时候,他还要一个人看着孩子,这也是一种压力。”好在,这对夫妻最终还是挺了过来。
观察孩子是否遭受过虐待,有很多迹象可循
这些触目惊心的数据背后,藏着一个个令人伤心的故事,甚至一生的阴影。但作为父母,观察孩子是否遭受过虐待,其实是有很多迹象可循的。
包括英国BBC在内的多个媒体及机构指出,应该注意孩子有所变化的迹象包括:
性情大变,行为突然转变或有极端的情绪波动。
对性问题展现出异常的兴趣。
对学校或某位教职工显示出恐惧或焦虑。
无法解释的伤痕。
重新表现出早已不符合其年龄的幼稚行为。
经常做噩梦,或者有夜惊症。
尿路感染,或者生殖器官周围出现肿痛。
失去自尊。
无法控制大小便。
不愿和人交流。
习惯性的身体摇摆。
持续性地寻求他人关注。
对陌生人过于友好。

家长一定要了解上面的这些信号,这样才能在第一时间发现问题和隐患!

被性侵后孩子们最想说的这些话,我们应该听一听

@阿浪| 当时7 岁,现在23 岁

很小时被邻居性侵。上幼儿园,虚岁七八岁,只感觉那是特别不好、我特别不喜欢的事情,根本不知道意味着什么。长大一点了才慢慢明白。有怕,也有恨。

我尝试告诉父母。爸妈都是农民,特别严苛,我们连句我爱你都说不出口。我决定给他们写信,写的是“我被人…那个了…不好的事情。”

当时想,爸爸知道了会不会去他家打死他?村里的人都知道了,我以后该如何出门?信是上午给爸妈的,下午我却在垃圾桶里发现了它。爸妈只字未提,脸色也没什么不对。我都不知道那封信他们有没有看。

农村,几乎爸妈都不懂跟孩子沟通的。挣钱还债就够累了,如何顾得上呢?

如果发生了这种事情,别人家的议论只有一句:“这孩子这辈子毁了”。

我刚刚坐在这儿想了很久。刚开始想说(这件事对我的成长)有利有弊吧,可是这“利”想来想去不知道写什么。让我知道了以后怎么保护我的孩子?或者是让我一直努力不让别人瞧不起?

@桃子|当时13 岁,现在20岁

初中时,我和其他16 个女生遭到一个近40 岁中年人的猥亵。16 是警察公布的数字,其实很多人沉默了,没敢站出来。后来那个人判了死刑。我逃过了强奸,被那人监禁一晚打了几顿。当时觉得是种幸运。可事件后,大家觉得我在那男人那儿过了一夜,一定被强奸了,不干净。

男生在网上问我:听说你不是处女了?没有人相信我没被强奸,包括父母。

第二天回家,爸妈要带我检查身体,我以为他们带我验伤,结果被带到妇科,医生拿了扩阴器。我问了好几遍,为啥来这?这个塑料的东西是什么?我妈不说话。

见了医生,我妈第一句话就是:能不能检查下她还是不是处女?

亲戚回去跟孩子讲。妹妹就来问我:“我爸说你那天晚上没回来,是不是,你干嘛去了?”

过了一个多月,爷爷过生日,全家族的人都去了,我也打算出门。我爸忽然把鞋柜上的东西摔了一地,问我:全家人都知道你这点烂事了,还好意思去?

后来爸妈不让我碰手机电脑,不让我出门,把我送进全封闭学校。强迫我把头发剪短,禁止和男生说话。我幸运地逃过性侵,却逃不过其他人的眼光。

看到这里已出离愤怒,无法理解,为何那么多的家长,任由恶魔逍遥法外,而用其罪行来惩罚受害者,并且受害者不是别人,正是自己无辜骨肉。

实在无法理解他们是怎么想的。

愿每个孩子都能得到父母无条件的爱。

以上就是宝妈自述4岁女儿被性侵后求救了1年,都被当耳旁风了的全部内容,《宝妈自述4岁女儿被性侵后求救了1年,都被当耳旁风了》由孕味收集整理发布;关注孕味网,获取更多备孕、怀孕、育儿知识及孕味推荐的精彩图文。转载请注明出处和链接:孕味 http://www.yunwei.org

扫描下左二维码,将宝妈自述4岁女儿被性侵后求救了1年,都被当耳旁风了分享给您的朋友,扫描中间二维码关注孕味,右边加QQ群。
用微信扫描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