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什么一定要有一个副业?

我曾经一直秉承着钱多就多花,钱少就少花的原则,觉得我有手有脚,怎么会饿死呢?现在我明白,不为未来多考虑,真的有可能会饿死。

曾经以为自己总有退路

我之前从来没有担心过钱的问题。

这并不是因为我多么有钱,而是我一直对我能力之外的东西没有太多的期待感。我不会很想要我买不起的包包,化妆品,衣服之类的,在商场看到一个东西很喜欢但是没钱买,也不会很挫败,我的想法是买不起就算了吧,只是一件衣服(或者化妆品)而已。这辈子我最想要得到的也许就是一个让我永远觉得很喜欢的人,现在我也得到了。

当初买房的时候,虽然也为在北京买不到房子而担心,但是心底里还是有一个想法,我又不是无路可走,北京买不起就去天津呗。

相对于钱本身来说,我更看重赚钱的能力。

我从大学的时候开始打工,最开始甚至端过盘子,去健身房做收银员,后来感觉自己以后不可能永远都做这样的工作,于是我开始写东西,拿稿费,做一些和媒体行业有关的兼职。现在回过头看,这对我来说很有价值,通过给报社供稿我开始知道我并不喜欢报社的工作,后来也了解了一些电视台的实习工作,发现我还是不喜欢,之后开始放弃传统媒体往线上发展,从事网站编辑的工作,发现我还是不喜欢,最后找到了我喜欢的方向:新媒体。

在做新媒体的过程中,我发现了让我快乐的源泉:我喜欢和受众互动,一篇文章发送出去之后,很快就能得到反馈,可以让我及时纠偏,给受众带来很好的体验,这个过程让我有成就感,我想一直做下去。

在就业方向上试错的过程发生在我毕业之前,正因为尝试得很早,于是我几乎没有毕业时的迷茫期,早早就确定自己要从是什么行业,而且正因为自己过去有过很多工作经验,所以找工作的时候也没在怕的,心态早就转变成了职场人。

在这个过程中,我一直都没怎么为钱发愁过,上学的时候有生活费,兼职增加了生活费的数额,吃吃喝喝玩玩没问题,毕业之后顺利用大学时的工作经验找工作,我没有失业过,一直都在拿工资,我以为会持续这样下去,毕竟我拥有了能覆盖我生活的赚钱能力。

辛未开始养我

后来我遇到了辛未,他开始养我。

我俩相处不久之后,他发现我在用蚂蚁花呗,跟我说要我关掉。

我说“关掉我的钱不够花怎么办?”

他说“你用之前没有担心过还不上的问题吗?”

我说“我还没遇到过,但是如果还不上就去找我爸要,他虽然会不太高兴,但是应该会给我。”

辛未和我说,“你都工作了,不要和家里要钱了,你把那个关了,我给你开亲密付。”

和辛未恋爱后到结婚前,我一直在用辛未给开的亲密付,当然用的数额一直都没有太高,我也不想自己的消费水平超出我的工资太多,都是持续在我的工资基本可以覆盖的程度。

用亲密付的时间没有太长,我和辛未就结婚了,婚后他每个月把工资打到我的卡上。

我来负责还他的信用卡,还房贷,家里的生活日常支出等等等等。他的收入远远高过我,我也并没有拿到辛未的钱就提高我的消费水平,生活还是以前那样过。

直到有一天,我怀孕了。

在怀孕的最初,我对我有孩子以后的生活有过一些懵懵懂懂的期待,我觉得我会和我爸妈一样。在我小的时候,虽然他们没有参加过太多次我的家长会,但是如果他们想去,肯定还是有时间的。我的爷爷奶奶病了,他们会带着去医院。我一直以为全世界的爸妈都是这样的,如果被老师叫家长,怎么能推脱说自己没空呢?自己的爸妈病了,怎么能不及时赶到呢?具体怎么实现的,我不清楚,我就知道我一定会实现,因为我爸妈就做到了啊。

可是我在孕早期因为反应严重,一度没有办法开始公司的电话会议,这还是我的工作时间非常非常自由的前提下,虽然没有带来太严重的后果,但是我不想让它再发生。成年人有工作有责任,一个人除了是自己爸妈的孩子,自己孩子的爸妈,还扮演着很多社会角色。有时候就是会发生孩子病了,但是第二天有一个重要的会要开这样的事,带着孩子去医院可能会愧对为你把时间安排出来的同事,不带孩子去医院会会对不起孩子,只能做出取舍。这个时候钱很重要,可以自由支配的时间也很重要。

我开始醒悟,原来那些我期待的三十岁以后可以自由支配自己时间的人,不是一夜之间变成那样的人,是他们在二十多岁的时候做了一些事情,让自己成为了一个在三十多岁的时候单位时间内赚钱更多的人。

我想成为他们,我也要做些什么。

辛未病了

还没等我想出来,辛未病了。

就在我怀孕大概三个多月 的时间,辛未突然和我说周末他想去医院看看,要我陪他。我一开始以为他在开玩笑,但是他严肃地和我说,他耳朵有点耳鸣,听力有些下降。辛未是一个忍耐力极强的人,平时有个头疼脑热我劝他去看看他都说没什么大事,工作上还有什么要忙呢。都是自己挺几天,周末睡一觉就好了,这次他这么郑重其事地和我说,我心里怕极了,因为我知道这绝不是个小病。

我陪他去了医院,检查结果出来是神经性耳鸣,大夫说让他输一个星期的液看看,一般一周就能好。

我不懂听力下降是什么感觉,就问他一个耳朵听不见是什么感受,他说一个耳朵听不见根本就没办法确定发声物体的大概位置。其实我还是没有特别懂,直到有一天在家里我叫他的名字,他一直不答应我,后来我大声问他“你怎么不理我”他有点不高兴地看向别处,我突然明白了,他靠近我的那边耳朵听不见我叫他。

他也没办法确定我的位置,我叫他他都不知道我是在厕所还是在客厅。

我彻底崩溃了。

那段时间我几乎每天都在哭,早上起床之后我写着写着东西就突然哭起来,哭完了再接着写(我的工作主要就是写东西)。有时晚上他睡着了我睡不着觉就偷偷在哭,甚至半夜醒来发现枕头都湿透了,我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开始在梦里哭的。

我可以接受我们两个人因为对未来的生活期待不一样而分开,但是我完全不能接受有可能以这样的方式失去他。我甚至提过把孩子打掉,先把他的病治好再说,如果永远治不好我就永远不要孩子了,我们赚的钱都留着两个人开开心心地生活,我什么都不想要,我只想要他。

一周后,辛未的听力恢复正常了,大夫说这个病现在看起来没什么大问题,叫我们不要紧张,要少吃脂肪高的东西,多休息,适当运动,不要太累,尤其是压力不要太大。

我并没有因此放宽心多少,因为我知道辛未不可能做到医生说的这些。为了房子和工作,他付出了太多太多。加班简直是他的日常,经常九、十点才回家,周末有时还会工作,因为工作忙很少运动。

听完医生的话之后,我做了两个决定,一是提高自己的赚钱能力,二是开始着手买保险。

提高单位时间的赚钱能力很重要

其实在我怀孕之后,辛未还没病之前,我有把这件事情想出来一点结果。

我从事的是情感方面的工作,看过了太多没有美好结果的感情之后,我开始觉得能携手到老当然很幸福,是我们努力的方向,但是两个人如果因为这样或者那样的原因分开,也不是一件完全不可能发生的事情。这就好像我很希望我的爸妈可以长命百岁甚至长命千岁,但是我不能完全不接受他们会离开我这件事。

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我和辛未不得不分开,我希望可以得体地从彼此的世界中退出,不要弄得一地鸡毛。我的经济实力没有他好,我会把孩子留给他,他比我优秀,比我能力强,又很有爱心,肯定会对孩子好,就算他再娶了,以他的智商,也绝不会找一个会对他的孩子不好的女孩。一个各方面条件都很好的爸爸,和一个只能养活自己的妈妈来说,肯定是跟着爸爸比较好。

但是在我第一次在B超里看见我的小孩游来游去的时候,我突然意识到我的孩子是一个人,他应该有选择的权利,他肯定不希望妈妈和他说“妈妈养不起你,你跟着爸爸比较好”。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我希望孩子可以自己选择,那么在那之前,我有独立把他养大的能力就变得格外重要起来。

在此之前,我在网上看过很多和单亲妈妈有关的新闻、视频、纪录片、电影、书籍等等,发现她们大多会和“生活艰辛”、“不容易”这样的词联系在一起,但是抛开情绪不说,直击单亲妈妈们的生活现状,会发现造成她们生活不幸福的原因并不是因为“单亲”或者“妈妈”,而是赚钱能力低,也可以说是她们的能力没有覆盖自己想要的生活。

我不想成为这样的人。我不是一个觉得男人一定要为自己的人生负责的人,我的理念一直都是我自己可以很好,辛未能为我负责更好。孩子是我自己选择生的,我不觉得辛未天生就应该百分百为他负责,我愿意为自己的孩子负责,包括有能力赚到可以覆盖我和他的生活的钱,把自己调整到可以好好照顾他的生活状态:能按时去参加他的家长会,带他出去玩,不错过他生活中的每一点成长。

未来的生活不应该因为我现在的懒惰陷入被动之中。

我曾经花了至少三年的时间,把自己从一个面对目前的工作一团乱麻调整到现在得心应手的状态。几万或者几十万块钱甚至上百万块钱并不能解决我的问题,我要的是单位时间的高赚钱能力,持续稳定的收入。我不应该在二十多岁的时候期待,我在三十岁的时候就有时间陪孩子参加家长会了吧,有钱可以独立应付孩子的生活了吧,而是应该从现在开始做一些什么,实现我想要达到的目的。那么如果我希望三十岁以后可以比现在更自由地生活,从现在开始花三年的时间毫不为过。

在辛未病了之后,我想要提高自己赚钱能力的原因又加了一条:如果他发生了什么,我要有能力把这个家支撑起来。到时再去学肯定来不及,我现在就要开始。

还好我才27岁,状态还比较好,也认识到了问题的症结在哪里,接下来只要行动下去就好。

决定了副业的方向

既然已经决定了要做副业,要做什么就变得很重要。

在我正式做决定之前,我一直在想我爸妈是如何做到时间自由以及我想要钱永远都可以拿出来的(当然我一直没有要过很多)。我最近一次回家的时候,提到自己房贷的压力,我妈宽慰我,叫我不要担心给他们养老的问题,她和我爸会自己解决。

说他们是二十一世纪最省心父母毫不为过。

我爸妈是1970年左右生人,在我的印象里,我家小时候挺穷,但是我爸妈不是那种拿着死工资的爸妈,他们一直在做生意,买房,做生意,买房,虽然生意一直是个小买卖,可是积累到现在,也没出过什么岔子,能力覆盖掉风险没有什么问题。但是我爸妈也有烦恼,最近几年他们的烦恼是他们的竞争对手开始在网上卖东西,他们实在是玩不转,打算退休了。

这件事给我一个非常深刻的体会:他们在慢慢地被这个时代淘汰。

2017年我为了找准自己的定位,花了不少钱去听一些我比较认可的KOL的课程,每个KOL都在传达同一个观点,这和我观察到的结果一模一样:每个时代都有属于这个时代的红利,你一定要抓住属于你这个时代的红利。这就好像一个女孩的最佳择偶期一样,只要你处于最佳择偶期,不管你条件多差,肯定也是有人追过你的,但是随着年龄的增长,追你的人会减少。这并不是由任何人控制的,这是客观事实。属于某个时代的红利也是如此,抓住了就是抓住了,等到你错过了玩不转了,那就是错过了。在时间可以利益最大化的时候不去做一些事情,等错过最好的时机,可能就是要付出加倍的辛苦还未必可以赶上。

课程参与者除了我这种还不确定自己的未来怎么走的人,还有一些已经找到未来方向的九零后,他们至少月入十万,依然非常渴望学习,过去攀谈之后发现,无一例外是互联网行业。他们对时代红利的嗅觉灵敏,行动力强,走在了大多数同龄人前面,得到了只属于他们的成就。

我爸妈那个时代的红利就是做生意和买房,那时候做生意遍地是黄金,只要愿意多花一点心思好好经营,生意比现在好做多了。我们也都知道过去的房价比现在低得多,如果在十年前有房子囤在手里,就是抓住了红利。

而且也不是说从事红利行业就可以了,这是一个需要经营的事情,去研究,去调整自己,花时间和精力必不可少。我敬佩那些年纪轻轻就看见时代红利、抓到时代红利的年轻人,我也要成为他们,也许现在开始有点晚, 但是总好过这个时代过去之后再追悔莫及。现在我们的爸妈里面就有很多后悔当初没有在应该选择下海的时候没有鼓起勇气,在应该选择买房的时候去炒了股。我还年轻,我不想后悔。

我很喜欢我现在的本职工作,它就处于互联网行业中,让我获得了很多的成就感,我愿意在这方面长期发展下去,既然如此,那么在稳定本职工作的基础上开展一个能抓住时代红利的副业能完美解决我的问题。

在我写这篇文章期间有个女孩问我她从医学院毕业之后是应该进入公立医院还是从事医美行业,我极力支持她从事医美行业,因为医美行业就是这个时代赋予我们的红利。在这个从业人员水平参差不齐,消费者需求极大的行业中,一个科班出身的医护人员在医美行业的选择权很高,绝对是对她的未来有利的一个选择。我们不应该只看到今天怎么过,今年怎么过,还应该看到三年后我们还能这么过吗?五年后呢?

科技的发展日新月异,而九零后的身体状况,学习能力也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达到一个峰值,然后逐步下降,八零后更不必说。所以我写这篇文章并不是希望每个人都像我一样找一个副业,而是至少要保证自己个人的发展可以持续地不被时代抛下,如果可以抓住时代红利就抓住,抓不住就去提升自己,学习时代红利方向的知识。

不要等到我们已经玩不转这个世界,才意识到自己早就被时代狠狠抛下。等到那时,拖着年迈的身体勉强维持生计,回望过去才发现自己度过了碌碌无为的一生,什么都没有留下。

以上就是我为什么一定要有一个副业?的全部内容,《我为什么一定要有一个副业?》由孕味收集整理发布;关注孕味网,获取更多备孕、怀孕、育儿知识及孕味推荐的精彩图文。转载请注明出处和链接:孕味 http://www.yunwei.org

扫描下左二维码,将我为什么一定要有一个副业?分享给您的朋友,扫描中间二维码关注孕味,右边加QQ群。
用微信扫描分享给朋友